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时政热点 > 时政热点 > 山区新市民的喜忧盼
打开公考宝典APP

山区新市民的喜忧盼

话说公考

2020-04-17 11:50

山区新市民的喜忧盼

话说公考2020-04-17 11:50

半月谈记者 骆飞

脱贫攻坚收官之年,易地扶贫搬迁在多地取得显著实效。以贵州为例,95%以上的搬迁户实现城镇化集中安置,让不少贫困户欣喜地迎来了“挪穷窝”“换穷业”的新生活。只是,开心搬出来,更要安心住下来。面对山区新市民对新家园的期待与需求,易地扶贫搬迁如何做好“后半篇文章”?

搬出大山,换个活法

谈到刚过去的春节,易地扶贫搬迁户欧红红感慨:“在外打工漂泊了这么久,今年总算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过了个年。”

欧红红的新家位于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办事处塔山社区惠风花园易地扶贫搬迁点。2019年7月,来自全县25个乡镇的1000多人经由易地扶贫搬迁统一安排,从偏远深石山区迁居至此,组建起市民社区。

欧红红的新家是10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政府给每家都配备了基本的家具家电,包括沙发、餐桌、电磁炉等,我们几乎是‘拎包入住’。”谈到搬迁,欧红红高兴地说,现在自己在家门口也找到了工作,小孩能在县城上学。

与欧红红同在一个小区的搬迁户罗雪雪说:“比起住上新房,老人看病、小孩读书能享受城里的优质资源,更是我愿意从山里搬出来的动力。”

围绕“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贵州这几年积极推进易地扶贫搬迁点“基本公共服务、培训和就业服务、文化服务、社区治理、基层党建”五大体系建设,为搬迁群众提供就医、就学、就业等保障,帮助他们更好融入城市生活。4年多来,贵州省建成安置点946个,整体搬迁贫困自然村寨10090个,上百万山区群众过上城里人生活。

“搬走”贫困,“迁来”忧虑?

“十三五”期间,贵州188万人通过易地扶贫搬迁逐渐摆脱“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困境,绝大部分贫困户生产生活实现跨越式改变。然而,从农民向市民转变,并不是简单的换个地方居住,还有不少有形或无形的障碍有待克服。

“虽住在城里,但总觉得自己是外来者。”不少搬迁户感慨,“城里举目无亲,遇到事情更多要找农村的亲戚帮忙,而且生活贵,吃根葱都要钱。家里5口人,爱人又是残疾,全靠自己打零工,比起城里人的生活还是差。”

贵州一53岁的搬迁户表示,搬到城里快两年了,还是有很多不适应。“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根本闲不住,总想种点什么,养点什么,但现在没地方。”她说,住在小区,邻居都关门闭户,很少走动,来了后交不到朋友,孤独感油然而生。

“搬来的都是最困难的群众,社区解困压力大。”一易地扶贫搬迁点负责人说,全小区将近1万人,92%是迁来的贫困户。“绝大部分文化水平都比较低,缺乏劳动技能,在城市里难以找到发展空间。”他说,社区就10来个工作人员,要为这么一大批居民的生计问题指路,常常有心无力。

“户型设计不太合理,公公和儿媳妇分不开房间。”一搬迁户说,家里就自己和儿子两人,40平方米的房子,一间屋当客厅又当卧室。去年儿子在外打工结婚,带媳妇回家过年,自己和儿媳妇根本分不开房间,最后不得不在阳台上搭个棚子住。

“后半篇文章”还需仔细落笔

如何让搬迁户在新生活中扎下根,在新天地里安心住下来,“后半篇文章”还需各级施政者工笔细描。不少专家表示,画好这幅工笔画,至少需要三种笔法。

完善社区服务机制,让新市民认同得以形成。湖北珞珈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磊说,新市民在身份转型期难免有较多困惑困难,除了社区干部日常按需回应,积极引导外,还应探索完善社区社工服务,设法引入多元化社区服务力量,结合各社区实际展开工作,给物质支持,更要给精神关爱,把搬迁户的精气神立起来。

加强搬迁户组织再动员,让搬迁社区“大拼盘”更有凝聚力。有受访干部表示,比起传统的村居社区,易地扶贫搬迁群众自治能力较弱:“搬迁社区由来自不同村寨、不同民族且物质、思想相对贫困的群众组成,犹如大拼盘”。这一方面需对其加强组织动员;另一方面还应根据社区实际,增加治理人力,结合信息技术等智慧化治理手段,尽量消除治理盲区。

动态提供服务、改善安居质量。搬迁户迁入新社区,很多人可能要长居于此,这就需要社区以过程眼光,从长远着眼,充分回应搬迁户针对影响其安居治理的因素反映的问题。从户型不尽合理到邻里不够和睦,许多问题要尽早绸缪在先,尽量说服协调,以耐心与细心兼备的方式让搬迁户能够转变观念,回馈以更多理解。(刊于《半月谈》2020年第7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使用公考宝典APP,阅读体验更佳

正在拼命加载中...